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日韩
bbin糖果派对
admin
2020-04-05 05:25

  凌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

  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
  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

  万籁此俱寂,惟余钟磬音。

  赏析

  这首诗题咏的是梵宇禅院,抒发的是作者忘记世俗、寄情山川的隐逸胸怀。

  诗人在凌晨登破山,入兴福寺,朝阳初升,光照山上树林。佛家称僧徒集合的地方为“丛林”,所以“高林”兼有赞颂禅院之意,在光照山林的现象中显现着礼赞佛宇之情。然后,诗人穿过寺中竹丛巷子,走到安静的后院,发明唱经礼佛的禅房就在后院花丛树林深处。如许安静美妙的情况,使诗人赞叹,陶醉,忘情地观赏起来。他举目瞥见寺后的青山焕发着日照的光荣,看见鸟儿自在自在地飞鸣欢唱;走到清清的水潭旁,只见寰宇和自己的身影在水中湛然空明,心中的尘凡杂念顿时涤除。空门即空门。佛家说,削发人禅定以后,“虽复饮食,而以禅悦为味”(《维摩经·便利品》),肉体上极其纯粹怡悦。此刻此景此情,诗人仿佛融合到了空门禅悦的微妙,解脱尘凡一切烦末路,象鸟儿那样自在自在,牵肠挂肚。似是大年夜天然和人人世的一切其他声响都寂灭了,只要钟磬之音,这婉转而洪亮的佛音引诱人们进入纯粹怡悦的境地。明显,诗人观赏这禅院幽丽绝世的居处,领略这空门忘情尘俗的意境,寄予自己遁世无闷的情怀。

  这是一首五言律诗,但笔调有似古体,言语朴实,格律变通。它首联用流水对,而次联不合毛病仗,是出于构想造意的需求。这首诗从唐朝起就备受赞美,主要因为它构想造意的幽美,很有兴味。诗以题咏禅院而抒发隐逸情味,从晨游山寺起而以赞誉超脱作结,朴实地写景抒怀,而意在言外。这类委宛委宛的构想,恰如唐朝殷璠评常建诗歌艺术特色所说:“建诗似初发通庄,却寻野径,百里以外,方归小道。所以其旨远,其兴僻,佳句辄来,唯论意表。”(《河岳英魂集》)精辟地指出常建诗的特色在于构想奇妙,善于引诱读者在平易中入其胜境,然后体会诗的旨趣,而不以描摹和词华惊人。因此,诗中佳句,常常好象突然出现在读者眼前,令人赞叹。而其佳句,也如诗的构想一样,工于造意,妙在言外。宋朝欧阳修十分爱好“竹径”两句,说“欲效其语作一联,久不成得,乃知造意者难堪工也”。后来他在青州一处山斋宿息,亲自体验到“竹径”两句所写的意境情味,更想写出那样的诗句,却依然“莫获一言”(见《题青州山斋》)。欧阳修的体会,活泼说清晰明了“竹径”两句的益处,不在描摹景物精细,令人如临其境,而在于可以唤起身经其境者的亲热回味,故云难在造意。异样,被殷璠誉为“警策”的“山光”两句,不只造语警拔,寓意更加深长,旨在发人深思。正因为诗人出力于构想和造意,因此造语不求形似,而多含比兴,重在达意,引人入胜,耐人寻味。